6省15地疫情再现,小县城感染者超800,问题出在哪里?

疫情让人疲惫,京沪之外,疫情再起。

在过去的一周内,已经有超过6省15地爆发疫情

本轮疫情的焦点是安徽宿州泗县。只用了三天,这个人口只有70余万的小县城,感染者超过了800例,且疫情很快蔓延到江苏、浙江,长三角的三省12市均发现了阳性感染。

6月26日起,泗县开始出现3例新冠无症状感染者,随后几日,安徽新增无症状感染者6例、15例、13例。30日起,安徽省开始报告确诊病例,无症状感染者日增一度到达三位数,分别是9+98、34+101、61+231,感染者绝大多数在泗县。

但6月27日开始,安徽合肥、蚌埠、淮北,江苏南京、徐州、淮安、盐城、苏州,浙江杭州、金华等多地也出现感染者,多与泗县直接相关或“有省外中高风险地区旅居史”。

其中,长三角经济重镇无锡截至7月3日1时本轮疫情累计发现103名阳性感染者。

“泗县疫情初期源头不清、底数不明。”安徽省疫情防控应急综合指挥部办公室负责人在7月2日表示,疫情处置仍处于关键期,预计未来一两天新增病例在数字上还会有增长。到7月3日,安徽共有高风险地区116个。

长三角之外,过去一周内,疫情也在中国北方和西部相继发生。

6月30日起,山东青岛市发现本土阳性病例31例,其中本土确诊病例11例、无症状感染者20例,源头系接触有病毒污染的进口冷链货物感染。

7月2日,陕西西安出现3例本土确诊病例和3例无症状感染者,源头暂且不明。

此时,包括安徽合肥、黄山等在内多地取消常态化核酸。本轮疫情发生前,安徽已实现25天无新增。

“短暂的乐观气氛很快就一扫而空”,有专家感慨。

c085112bf5113146

长三角经济腹地的破防

镶嵌在国道343、104和省道303、329之上的泗县,是一个人口70万余的皖北县城。

6月26日,在重点人群检测中发现的感染者拉响本轮疫情的警报。截至7月3日24时,泗县累计报告阳性感染者超过800例。划定高中风险区超100个,这是第九版防控方案公布后的首次实践,区域划分精确至社区、行政村。

很难说是迟或早,病毒狡猾地挑选了长三角经济大动脉的防疫洼地,而泗县一经发现当日,就采取了严厉的管控措施:“暂停省市县际公路客运和城乡公共交通;保供超市、药店、餐饮企业暂停门店经营”。

两日之后,该县更是宣布,对全县所有住宅小区、村(社区)实施封控管理。

据《安徽日报》7月3日报道,安徽省委书记郑栅洁在省委相关会议上指出,本轮疫情要做到一周内实现社会面清零。

泗县所在的宿州市是安徽省东北门户,与江苏徐州、宿迁接壤,且交通便捷,多条国道、省道穿境而过。于是,不同于往常的省内经济循环,与泗县一衣带水的江苏,是泗县人流动的主要目的地。

通过劳务输入、工厂聚集,无锡成了病毒的“下家”:阳性感染者超100人,基因测序结果显示同源。

这是一段耐人寻味的关系,无锡,一座在4月底就率先投入2600座核酸采样小屋、建成“15分钟核酸采样圈”的工业城市,在一个不发达县城的破防面前,能做的也并不多。

无锡之外,南京、徐州、盐城、苏州,多地也接连中招,甚至一路向南延伸至浙江、江西。病毒一路从长三角末梢伴随着经济活动逐步深入至腹地。

而在以往的经验里,大城市往往是作为保护方和支持方存在,人口流动频繁、境外输入风险高,雄厚的常态化核酸检测能力,一方面希望能尽早筛查出感染者,另一方面期待护卫边缘县镇。

但从本次疫情来看,奥密克戎的攻击,不分地域、经济,而发达城市的核酸系统更像是一种“陪跑”。

“从核酸检测能力来说,全国基本够用,只是分布不均”,一位流行病学专家告诉八点健闻,长三角、珠三角情况较好,东北则深陷泥沼。香港大学病毒学家金冬雁也表示,仅一二线城市做常态化核酸很难卓有成效,需要“全国一盘棋”,但从能力上来说不可实现。

京沪疫情暂歇,长三角疫情又起。不论是重点城市还是四线县城,我们无法通过加强核心去打造一个没有病毒的世界,破防总在不经意间,就像以往的任何公卫措施一样,在一个连接的世界中,病毒显得无比“公平”。

常态化核酸的退场

导致了疫情的蔓延吗?

对于本次疫情再起的原因,社交媒体上的部分讨论指向了常态化核酸的弱化与取消。

从发生的顺序来看,确实有时间上的相关性。

6月14日,无锡决定“全市从区域核酸检测转为常态化便民核酸检测”,2周后,无锡发现一例核酸阳性。而在安徽,6月22日起,安徽合肥暂停了7天一次的常态化核酸检测,根据央广网报道,同样是22日起,安徽多地调整了疫情防控政策,取消常态化核酸检测。4日后,泗县发现疫情。

然而,病毒学专家常荣山提到:无锡所取消的,只是区域性的全员核酸,事实上,作为从今年4月就开始实施常态化核酸的最早的一批城市,无锡几乎是常态化核酸进行得最好的城市之一,而本次疫情就出在了无锡,这本身就说明常态化核酸对于突发的疫情防控,所起的作用其实非常有限。

南开大学统计与数据科学学院教授黄森忠补充:包括本次疫情在内的多次疫情都可以发现,大部分疫情中的首例病例都是通过主动就诊或者重点人群检出,而非在常态化核酸中检出。“常态化核酸是大海捞针,想用它在普通人群中进行监测,太难了”。

一位公共卫生专家也认为,本次疫情与常态化核酸的取消,“并没有必然关系。主要是此疫传染性强,隐匿性强。”

不过,也有专家坚持,常态化核酸还是有一定作用的。

一位流行病学家就曾告诉八点健闻,“没有常态化核酸,可能难以早期发现疫情”;而一位疾控领域的工作人员则提到:常态化核酸,仍然是目前看来,“最经济的,成本最小的一个避免大规模疫情发生的方法。”

不过即便赞成常态化核酸,两位专家也都承认,本次的疫情所体现的,正是常态化核酸方法的重要短板——“像泗县这种农村地区,可能本来就很难做到严格的常态化核酸”;“考虑到农村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口和薄弱的核酸检测力量,要进行分层分级个性化的防控方案,这个太难了……”

对常态化核酸去留的讨论之外,多位专家向八点健闻表示:从一定意义上,本次疫情所显现的,是一个残酷的现实,那就是:京沪付出了沉重代价所获得的防控经验,事实上无法直接移植到其他地区。

在保证经济正常运转和疫情防控之间应该如何把握,这会是一个两难问题,而且随着传染力更强的奥密克戎新变种在全球的蔓延,这条路将注定越来越难走。

当然,虽然对于常态化核酸的效果表现得不尽如人意,对于本轮疫情,多位专家都表达了乐观态度。

得益于后续的干预措施,黄森忠预测,本轮疫情可防可控,属中等规模,但从底数上很可能属多元,“单个链条的传播持续性不可能达上百人”。

对于中等规模疫情的看法,常荣山向八点健闻表达了赞同,并预估,“泗县疫情可能会持续20天左右,无锡疫情可能只需要两周就能扑灭了。”

------本页内容已结束,喜欢请分享------

感谢您的来访,获取更多精彩文章请收藏本站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417 分享
评论 共1条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